去寻找自己梦之中的梦,生机勃勃边是老师的带

我想要飞

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,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。轻触着故乡的魂,隔着远方的天空我在辗转的岁月中,用着一个个的十年,细数着成长的痕。故乡在心上,梦在远方。

因为我不会累

——题记

我要飞越高山

//故乡,岁月烙下的痕

我要穿越蓝天

故乡,是岁月烙下的痕。是儿时的梦开始萌芽的地方,是那少年离开后魂牵梦萦的地方。盈怀于胸,久而愈浓,远而愈重。

去寻找我梦中的梦

故乡,有一条纤细的小路。小路上有我童年的歌谣与欢快的脚步。我用成长的一步步,丈量着学校与家的距离。春夏秋冬,我的目光在小路上延伸,寻找着属于我家的那缕寥寥炊烟。小路上的野草,绿了又黄,黄了又绿,多少次漫过我小小的双脚,多少次打湿我白色的球鞋。我在小小的路上,来回的往返,一边是老师的教导,一边是父亲的叮嘱。我的童年,在小路上晃晃悠悠。跌倒过、哭泣过、欢笑过,一路走过。

去寻找我思念中的美好

故乡,有一条清澈的小河。河里的鱼虾是我惊喜的伙伴,小小的簸箕,承载了儿时太多的欢笑。杨柳依依,河两岸。犹记得,春天里新发芽的柳枝,对着河面梳妆。我一边看一边朗诵的诗句“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”犹记得河边的桑树上,小伙伴们你争我抢,采着桑叶喂春蚕的情形。犹记得,小河边我们赤着脚互相嬉水的情形。犹记得,大人们在河岸边不住的叮嘱“路上小心些,不要贪玩,听老师的话。”犹记得,父亲在转身离去时的背影,在我的眼中有着山一样的壮阔。

但是

故乡,有一口泉。泉水悠悠,水桶悠悠,棒槌声声,笑声阵阵,唱着乡村最古老的歌谣。泉叫小鱼泉,我不知道名字的由来,但我知道,这口泉是乡亲们生命的水源。每天来这里担水的人络绎不绝。晨昏日暮,小鱼泉都以它最恬静的姿态,安静的奉献着它清澈的泉水。故乡,有一棵梧桐树。我时常看着梧桐的枝桠发呆,时常想象着有一只金色的凤凰会栖息在树的枝桠。带着我梦的神话,梧桐树陪伴了我多少春夏。枝叶繁华又落下,细数着时光的涯。

我却害怕

故乡,有我的童年,我的父亲,我的老房子,我的牵挂,我的依赖。

害怕找不到你

乡里人时常会说,“某某孩子好懂事”“某某孩子懂事了”。其实,小孩子的世界能有什么?孩子的世界很单纯,好与坏的标准也很简单。仅仅是一颗糖、一个苹果、一个抱抱、一声鼓励都可以打动他们的心。开心就笑,不开心就哭,喜欢的人就粘着,不喜欢的就躲开。那时年幼,总想着做大人口中的乖孩子,乖乖的听大人的话,听老师的话,做大人口中懂事的孩子。

于是

那年的冬,母亲选择了远方,留下妹妹、我与父亲相依为命。那一年,我第一次体会到有一种痛叫撕心裂肺。一夜的哭泣,一夜的成长。我没有因此沉默,我也没有权利去逃避。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,擦去泪水,我知道有些东西我必须面对。我开始在学习之余担起家中所有的家务。我成为了村里大人们口中懂事的孩子,我成了孩子们学习的榜样。只是,谁也不会明了,懂事背后的辛酸与泪水。锋利的稻草会割伤稚嫩的手,厚重的背篓会压弯弱小的腰,小小的心中也会渴望着童年里的五彩斑斓。

我带着担心起程

故乡,是岁月烙下的痕。我在痕迹中成长,我在痕迹中坚强。

和对你的思念

//远方,霓虹灯下的孤单

我要去找到我们曾经的美好

远方,是别人的故乡。远方,是梦开始的地方。远方,繁华的远方,有着霓虹灯下的孤单。

我穿过狂风暴雨

那年,父亲说,“你不要读书了。”轻轻地一句话,重重的,落在我的心上。我说,“好。”声音很轻很淡,我的心却很伤。我没有告诉父亲,我想,我想读书,甚至没有一句反驳。我知道,生活很难,父亲也难。转过身,我没有让父亲看见我的泪水,我的渴望。我哭了,悄悄的哭了。泪,多少次湿了被窝。泪,多少次在梦里流淌。

历尽千辛万苦

背上小小的行囊,带着100多元钱,我离开了故乡。离开的那天,天空中下着毛毛细雨,没有人送别,我静静的与故乡告别,任凭雨水与泪水模糊我的双眼。我,终要远离。回首故乡,我竟然不知道,这里是否有着我的牵挂。我也以为我不会牵挂的,直到到了远方,我才知道。年少的乡愁,是父亲肩上的扁担。故乡在这头,牵挂在那头。

来到你本该在的地方

远方,没有梦的涟漪,有的只是霓虹灯下的孤单。上班、下班忙碌的节奏之后,就是静谧的、宁静的孤单与思念。一句乡音也断肠,开始思念,思念着故乡,思念着家的味道。一本书,一个日记本就是一段思念的时光。我小心的将所有的思绪锁进我小小的日记本中,一页一页,细数着异乡的每一天。

却没有找到你

陌生的街,陌生的面孔,陌生的生活习惯,我强迫自己接受着所有的陌生,因为我必须面对生活。工厂的生活很累,但我却很满足。我用自己的双手,创造着自己的财富。我有了自己的工作,有了新的朋友。我可以给父亲分担一些,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书。

你不要我了吗

远方的天空下,我渐渐地习惯了这种生活。习惯了忙碌,也习惯了思念。静谧的夜里,我喜欢眺望着远方的天空,喜欢看着那一轮明月,寻找着故乡的方向。三年,在外三年我没有回过故乡。有时候,就连我自己都以为不在思念了。可是,心却始终骗不了自己。梦中的故乡,依旧那般清晰。梦中的父亲,脾气依旧那般的火爆。

我呐喊着

霓虹灯闪烁,炫耀着都市的繁华。灯火点点,寻不到我的家。我想家,可我却害怕回家。有时候,自己也觉得我是个薄凉的人。三年的时光,不是没有时间回去,我只是害怕。害怕看见父亲孤单的背影,害怕碰触老屋斑驳的墙壁。日复一日,霓虹灯依旧闪烁着她柔和的光芒。带着我的思念与孤单。

我又去找遍了所有地方

远方,我的远方。我没有寻到梦的天堂,我没有找到梦的翅膀。也许,梦,早在学堂外夭折。也许,梦,在远方的远方。我追寻着,我挣扎着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日记本一篇篇翻过,我的心一次次的抽泣着。

可是都没有你的踪迹

霓虹灯啊

最后

必赢亚州登陆,霓虹灯

我跪倒在一棵千年古树下

你可懂得游子的心伤

那是否是你的墓碑

霓虹灯啊

我那逝去的记忆

霓虹灯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你可曾也有孤单的忧伤

我静静的凝望着你的眼

你静静倾听着我的心

你是孤独的眼

我是孤独的心

远方,终不是我的故乡。远方,请原谅我,我将生活留在了这里,却将思念给了故乡。远方,请原谅我,你的万千风景皆很美,可依旧留不住我小小的心。远方,有着一盏盏霓虹灯,闪烁着远方的风采,可却孤独了我的心。

远方,霓虹灯下的孤单。我在深深的望,我在殷殷的盼。望,远方的远方。盼,盼远方的故乡。

//十年,岁月中的牵挂

人生如梦,梦如人生。那么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呢?辗转的岁月里流逝的又是什么呢?

九岁那年,母亲选择了远方。从此以后,远方也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上。远方啊远方,你有着我无法放下的她。我用了十年的时间寻到了关于她的消息。十年,十年的光阴没有彻底割断那份血溶于水的亲情,但却可以让曾经的亲密无间变的陌生起来。

对于母亲的选择,我没有权利指责,因为每个人都有着选择的权利。再次听到她的声音,是在十年以后。十年,我早已经不再年幼,我已经褪去了童年所有的天真与幼稚。但我却不愿去理会当年的对与错。一如我没有选择恨,相反,我选择了接受。接到她电话的那一刻,我忍不住泪如雨下。我以为,我早已经习惯了,习惯了没有她的日子。我以为我早已经可以不思、不想、不念了。我以为,十年的光阴足以割断我与她之间所有的过往。可是,接到她电话的那一刻,我哭了。我哽咽着“你去了哪里?”

你去了哪里?你去了哪里?多少次,我曾经对着远方的天空一次次的呼唤过,可是你却从此没有了消息。十年,你可知,你错过了什么?你错过了我成长最重要的十年,错过了我人生本该最无忧的十年。可也就是在这十年里,我学会了坚强,我努力的活着,寻找着属于我自己的精彩。我努力的向着阳光的方向靠近着。我时常告诫着自己:你若不坚强,谁人替你坚强。

十年,成长的十年。没有了童年的五彩斑斓,没有了梦的彩色翅膀。有的,是一份属于远方的牵挂与成长的磕磕碰碰。

再次见到母亲的时候,我才发现,母亲老了。尽管记忆中的容颜没有改变多少,但是她还是老了。十年了,十年来没有呼出口的那个字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。看见她好好的,那一刻我的心也放下了。泪水在母亲的眼眶打颤,在我面前,她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了。我可以感受到母亲心中的澎湃与内疚,十年,她失去了太多,太多,也错过了太多太多。

十年,已经让我与母亲之间失去了母女间的亲密。没有母女间的亲密话、没有女儿在母亲面前的撒娇。或许,这些年,除了坚强,我已经忘记了撒娇吧!过去的岁月中,我曾多次幻想过再次重逢的场景。我以为,我会哭,把我所有的委屈,所有的思念,所有的怨都哭出来。可是,我忍住了。当我看着她曾经的黑发已经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白色,看着她在我面前有些局促的样子。我终什么也没有说。

相聚的日子,母亲总想着把最好的给我,总想着将她错过的爱全部补给我。可是,人生错过了始终错过了。就好像在过去的岁月中,除了对她的牵挂,她的所有对于我都是一片空白。同样的,十年的岁月中,我的所有在母亲那里也是空白的。我已经开始习惯了,习惯没有她的岁月。生病了,自己熬。痛了,咬咬牙。

十年,我所有的牵挂也终于尘埃落定了。没有恨,没有忧伤,看见她安好,我也就放心了。十年,她没有给我爱,但生活却教会我坚强。

故乡,故乡是岁月烙下的痕,痕迹里刻下了思念与成长。

远方,远方是霓虹灯下的孤单,孤单中有我殷殷的盼。

十年,十年是岁月中的牵挂,牵挂中沉淀着我所有的坚强。

本文由必赢亚州登陆发布于情感专区,转载请注明出处:去寻找自己梦之中的梦,生机勃勃边是老师的带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