却没有在毕业离校之后回去看看他,还是给恩师

上小学,上中学,上大学,我们这一生不知要遇多少老师?有的威严,有的和蔼,有的渊博,有的精深。他们像父亲,她们像母亲,在我们成长过程中,把我们送了一程又一程……

在这样一个酷热的夏天,收到恩师Z的噩耗。一时之间情绪比较激动,我与恩师一别十年,却没有在毕业离校之后回去看看他。不曾想,今天他就这样走了。

他们像供我们攀登的梯子,像辛勤的园丁,一辈子默默无闻,只知奉献,不求回报。可是,我们那时不懂事,受了点儿“小委屈”还在心里把老师忌恨。

求学二十年以来,接触过的老师也有好几百了吧。其中,受到过许许多多老师的垂青、错爱。回头再看,要感谢的人太多太多,恩师也跟我说过,要放下所有的感情包袱,才能走的更远,不必挂念这么多曾经的老师。恩师说的对,有些事情他们是当做职业来做,而对学生的影响却是一生。但我不曾想这么快就要送走一位恩师。

十余年,我们在老师的培育下,成材了,出息了,可我们的老师,却两鬓斑白,一脸沧桑。

成长环境让我养成了内敛的性格,大学以前甚至都羞于开口说“谢谢”,更多时候喜欢把情绪放在心里。很多事情,当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只是后来回想起来感觉有些遗憾。在大学第二年的教师节,给Z老师打了电话,送去节日的问候,并对多年前的教诲表示感谢。这也是毕业之后唯一一次私下交流。因为大学第一年的教师节我正在参加新生军训,无暇顾及。Z老师当时很开心,跟我简单聊了几句,彼时我还很羞涩,我们的通话时间很短,却依然有冷场的趋势。我现在依然记得Z老师当时对我说过,像我这样的寒门学子,一路走来,肯定会受到很多老师的指导和关怀。他让我把这些感情包袱抛开,努力让自己走的更远。

其实,我们中的很多人,心中缺失的就是“感恩”!自从出了校门,就不曾再拜望过自己的恩师,甚至未曾打过一个电话,或发一个问候的短信。老师啊,你是那么的无私,而我们却这么的吝啬……

等到大约八年“抗战”之后,我经历过本、硕、博的许许多多的老师,学会了新的知识、更多表达的勇气和技巧。对于后面遇到的老师,有的时候会在心中默默地感激,有的时候会偶尔发去邮件问候。而对于Z老师,却再也没有机会去问候一声。

一年里,有多少节假日,请不要把时间都耗在观光旅游上,和拉关系的酒桌上。还是给恩师留一天时间,带上爱人,带上孩子,带上微笑,也带上真诚。老师不需要多贵重的礼物,只需要我们轻轻的一声问候。

高中离校时,乡村的信息不太发达,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工具可以交流,我性格本身也不算外向。以前的家庭条件也没有电脑网络,信息闭塞,很多时候都是靠着“三分命七分运”往前走,所以基本上毕业就“失联”了。这么多年,自己一人在外,总想着没混出个样子来无颜见江东父老。到今天,我已经获得了中国的最高学历,但依然是物质上的一无所有。丰富的精神世界,也许是我最大的收获。而此时却不得不开始面对授业恩师的离去。

文/袁德民

几天后去参加葬礼吧。在这个年纪多数同学都在为生存挣扎,我虽然一样贫穷,但是时间充裕,作为代表吧。对别人的生活,也不便评价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这就是生活。

在49岁的年纪,Z老师离开了我们。

本文由必赢亚州登陆发布于情感专区,转载请注明出处:却没有在毕业离校之后回去看看他,还是给恩师

相关阅读